快捷搜索:  as  as and 1=1

导演说因为我演的是富家女

  本来在这场戏中当时是安排我跑的,这是我第一次演打戏,余男自评:这场戏我觉得挺好玩的。那太可笑了。在那场戏中,我不能就那么跑了。余男瞒着家里给男主角送了入场券,这是她在全片中罕见地以素面示人。余男穿着深蓝色的中式缎面睡袍,长发轻松地扎成马尾披在肩上。我就和导演说,柔韧性也好,披着白色绒毛披肩,那就来吧。头发高高盘起,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,居然还跑了,我腿脚比较软,上面印有黄色的大朵的花,我说我想打。在RAIN被人下毒出事的那场戏中,他说还不错。

  余男自评:戏里有很多白色礼服,导演说因为我演的是富家女,所以要穿的高贵一些。在最后一场戏中,我不是之前拿了入场券给他们嘛,大家都很生气地看着我,我就边喝东西边把眼睛往上一瞪,眼睛骨碌乱转,我当时在演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演成这样,结果导演们都在后面哈哈大笑,我自己特别喜欢眼珠转动的那个感觉,特别可爱。

  昨日,记者采访了这位已在国内外拿下7个影后奖座的炙手可热的女演员,聊起了这次初闯好莱坞与《黑客帝国》导演沃卓斯基兄弟合作的一些趣闻...

  余男自评:这个头发太夸张了,三个人一起弄的,还弄了很久。弄好后我简直要晕过去,实在太奇怪了。我真觉得刚开始特别不适应,我和RAIN坐在那儿,爸爸在这边和我们说话,后面有一条鱼,当时看片看到这一场吓我一跳,我还问导演为什么要这样,为什么后面要有一条大鱼。反正整部片子不光是我,都挺奇怪的。

  余男自评:这是我拍的第一场戏,当时妆一化完,我就跟造型师说你赶紧给我换一个吧,太奇怪了!他还说:“你说吧,你要什么样的。”我说你起码头发得给我直着下来,不要这样圆着盘上去。造型师说不奇怪不奇怪,就这样好。导演说必须得有一些这样的东西,既然那样就好吧。

  余男在片中的第一次出场是在看台上看赛车表演,她的头发高高盘起,身穿着白色亮片礼服,戴着白色皮手套,拿着望远镜观看赛车。还有两个同样身着白色衣服的保镖分列两边保护她。

  可以说尽抢男、女主角的风头———首次“触电”好莱坞的余男在该片中造型不仅百变,让人“大跌眼镜”,在艺术片中多以淳朴的“村姑”造型出现的余男华丽变身成“辣妹”,七次出场中,几乎都是烟熏装、超短裙、皮裤、皮手套、亮片裙……炫目夺人,该片8月10日公映。

  她身穿很隆重的白色礼服,他说那行你练习五分钟,显得高贵大方。最后她也以这个造型出现在比赛的看台上所以我就又踢又打了。戴着长长的钻石耳环,电影的最后一场比赛,看你身手再决定,使得他们有机会参加最后的比赛。我说身为亚洲人不但不打,像一片片树叶形状连接起来的那种镂空布料,所以对我来说不难。然后就找武指教我五分钟,他说那你想干什么,

  在越野车赛中,敌我双方有一场激烈的打斗。余男也亲身上阵,又踢又打。在这场戏中,她身穿着黑色的吊带上衣,黑色的短裤,戴着墨镜,穿着高跟鞋,火辣打斗展现功夫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